LEON

Everybody's nobody

ヤオ:

第一步,下载一个QQ浏览器然后去设置里把UA改成电脑(有的不改也行)在去设置里找扩展功能把网页翻译打开

第二步,就去搜索ao3网页,登录进去

第三步,你可以搜索你喜欢的标签或者文,然后长按就会出现选项然后翻译就好了。

(ps  不登录也能看   网页和文都可以翻译的  如果有“请到英文网页翻译”这样的提示  就说明你要翻译的文或网页里有汉字   所以不能翻译   一定要纯外语才能翻译的哦)

如果你还不会的话请加我qq1974301617,我给你发录屏。无事不要加。
——————
评论里有很多人问别的浏览器可不可以,还是推荐QQ浏览器真的好用,而且不用担心机翻翻译不好,真的超好用,亲测!!!

井二川:

抖森生日快乐呀!!

雷三入坑锤基,进而喜欢上抖森,这一切真是太美妙啦~


晓寒轻:

瞎改几张表情包玩(´・ω・`)
非常非常凌乱的涂鸦,纯属恶搞,
ooc我的锅

La Note Bleue:

半夜嗑CP。

EC,锤基,盾铁,贱虫。

小虫还未成年就让贱贱宝宝陪他好了……

大卓子zora:

大家,圣诞快乐!!
懒癌加拖延症,画了一个月才画完,好在赶上了,差点猝死。
图太长了,分成了四截。
漏掉的人都是我的错,我实在画不完了。(ノДT)

原图在这

贰柒壹拾陆:

于是我也玩起了这个梗——


贱虫友情出演——


Q版持久摸索中,画风又开始有点微妙的改变……

如何评价你的老爸?

良哥今天站起来了吗:




楼下都来吐槽一下自家的老爸吧。





——
匿不匿名都一样,我爸太好认。
我是美国队长家的大儿子,还有个妹妹。
从小因为自己的家庭倍感压力山大,毕竟我爹是美国队长,我爸是冬日战士。
我爸不愿意我们叫他妈,所以用我爹和我爸区分他俩。
我爹妥妥的女儿奴,我妹想要星星他都能骑着thor叔叔上天给她摘。就说有多宠吧,他的盾,过去是他的武器,他的象征。
现在是我妹的摇摇车,他给他的宝贝盾抠了俩窟窿眼装了俩轱辘,我妹天天坐着玩,都磨掉漆了。
至于我,我敢这么玩他的盾,他能给我绑椅子上墨迹一整夜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我爸对我们比较一视同仁,而且大多数时候我们是损友模式,妹妹还小,我爹根正苗红,所以我爸和我的共同话题不要太多。
比如,泡妞和打扑克之类的。
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怎么和他玩了,因为每次被抓包我爹都舍不得骂他,反而凶巴巴的教育我,最后我爸抱着我妹美滋滋的吃着李子看我抄一百遍国歌,还笑。
我在这个家里真过的水深火热的。


——

这个话题我不参与,对不起自己!
不匿,我爸万磁王,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但是没什么卵用。
楼上和我比真的不算什么,真的兄弟你看完我说的你赶紧回家偷着乐去,前几天任务你老爹和老爸边清杂兵边在那研究给你和你妹妹买新床的事,那温柔,真的羡慕得我迎风流泪。
我们家现在三个孩子,我,我胞姐和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我们家的地位是这么排的,我小爸x教授=我姐姐和妹妹>镭射眼>我。
别问我镭射眼哪来的,镭射眼才是我爸的亲儿子,我是充话费送的。
平时我和我姐在复仇者那边上班,除非有特殊情况和我爸他们才能合作,我们见面见得少,一般都打电话联系,或者教授用主脑的时候顺便看看我们。
一般我爸打电话的时候,是这样的。
喂?wanda,最近怎么样啊?那个紫玩意没欺负你吧?
喂?wanda,最近还好吧?没事就来学院住两天,我们都挺想你的。
喂?wan…pietro啊,你姐呢?给你姐给我叫过来。
一般有大事发生的时候,战场上是这样的。
Charles!!保护好自己!!
Wanda!!保护好自己!!
Lorna!!保护好自己!!
Pietro!!保护好你姐姐!!
一般我们挂彩之后,是这样的。
wanda没事吧?伤哪了?谁干的?复仇者干什么吃的?紫薯球干什么吃的?人在哪呢都给我让开我现在就要去看她!
lorna在他身边,基本没什么受伤的机会,如果有,那罪魁祸首怎么能活着走。
而我,腿让人拧断了,从医院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我姐,我恢复速度比一般人快,好的差不多了我爸才来,拍拍我的肩膀,哟,能走了?真皮实。
就没了。
我还活个卵。
然后吧,我有个秘密男朋友,除了我姐谁都没告诉过,是谁就不说了,你们懂得。
我看我姐夫天天受我爸气受得什么似的,估计我男朋友也不能好过,我都过成这样了,指望我爸善待他,不存在的。
然而我爸就是我爸,我跑去和男朋友见面还是被他抓了个正着。
当时他提溜起我男朋友就要顺桥扔河里,我也没服软,和他吵了几句,就类似于你不爱我有人爱我这你都不让吗balabala…
然后他就把我男朋友放下自己走了。
好吧,越说还越苦情了,事实上我现在就在离家出走中,他也没找我,算了,我这么弱以后也没法继承他的丰功伟业,大概是对我无所谓了,就这样吧,反正习惯了。
他曾一度是我的信仰,但知道他是我父亲的时候我却反而感到失落。
因为他不爱我。


——


唉…
我是楼上的胞姐,本想来吐槽一下自家的老爸结果无意间看见了弟弟,心情有点复杂…
吐槽的内容其实和他差不多,我们几乎要被老爸宠爱过头了。
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们钢铁侠的反万磁王mk是因为我男朋友被我爸欺负得太过头才造的…
毕竟他算半个Jarvis,同样是护崽儿,stark先生也完全不认输…
咳咳,话说回来…
弟弟如果你看到这层楼的话,姐一定要把你不知道的都告诉你。
每次爸给我打电话,其实都有问pietro最近怎么样,叫我告诉你救人的时候也记得注意安全。
每次大事件,你跑得那么快爸还是能看见你在哪并且叫住你,是因为他一直在看着你。
scott的才能对于变种人来说不可或缺,你知道的,爸很欣赏他,而且他对于教授来说就像亲生儿子一样,爸也爱屋及乌,但他不是你,在爸心里你才是他唯一的儿子。
你受伤的时候,他其实一直守在医院,床头的东西都是他送来的,只不过见你醒了他就走了。
包括remy的事,你走后他很懊悔,垂头丧气的被教授安慰了很久也不能释怀。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他既希望你成为像他一样勇敢坚毅的人,也知道自己的顽强是因痛苦而起,所以他矛盾着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他的儿子,不能像对待我们一样只管宠爱,也不想让你重蹈覆辙,如此不得要领最后搞得适得其反,因为他也不曾被谁引导和关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爱你才是对的。
对你来说,作为父亲他可能并不合格,但是别怀疑他爱你,分量和对教授,和对我们都一样。


——


天啊…楼上搞得我都快哭了…
本来还想狠狠吐槽一下自家老爸,突然就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不忍心开口了…
算了来都来了我还是吐槽一下吧…
我爸我妈对我一直隐瞒身份,直到我上了初中才知道这俩货是干嘛的…
咳,干嘛的我就不说了。
我妈就对我还蛮正常的,我们更像朋友,我爸那可了不得,据说当初我刚会爬的时候他有一次抱我,幼小无知的我反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光,打得相当响亮,而我爸,边给我吹手手边无比自豪地说,“不得了,我闺女还这么小,就这么有手劲,这基因,简直完美得没地方讲道理嘛!”
就宠爱到石乐智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我曾经还差点因为这个被退学,那是我上小学的事了,我们班里每一个来上课的老师,进门后脑袋上都会出现一个亮点,这件事一度成为我们学校的灵异事件,而后来真相水落石出时,你们绝对不会想象到我的心情有多复杂。
没有错,我爸,在学校对面的楼上租了间空房间,每天驾着狙击枪瞄准着我们班每一个老师,原因就是他无意间看了一部讲老师虐待儿童的电影,怕我和电影里一样遇到同样的事。
事后一巴掌被我妈挝进了墙里,然后送去学校做了两个月的义工。
我爸作为一个感性的老男人,还被我亲眼目睹过痛哭流涕趴在我妈怀里计划着怎么谋杀假想中未来辜负我的负心汉,我的亲爸呦,你就不能对我的眼光有点信心吗!我身边知道你是谁的朋友每次见我都要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脑壳确保没有枪眼,你觉得会有人敢欺负我吗…
说多了都是泪…


——


吐槽过度宠爱的加我一个…
呃…我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我父王是阿斯加德的王…母后是…你们应该都知道的…和我父王相爱相杀千年最后终于从弟弟变成王妃的…约顿海姆王…
这么说吧,我直到偷偷跟着父王去了一次中庭,才知道水果都是有皮和籽的…
我父王和一楼小哥哥的爸爸差不多…我说蝴蝶漂亮,他亲自去花园里扑了一下午灰头土脸抱回来一箱蝴蝶给我看,我说星星很美,他直接电了一颗下来砸坏了后花园…
然后我才知道星星本身是个多么庞大的东西…
我甚至看过hulk穿草裙跳舞…你们能想象吗?
如果你们以为只是我的父王这样…那你们就错了…
你们可能想象不到我母后穿皇后礼裙是什么样的…甚至连我父王都没看过…
而我,只是说了一句母后穿裙子一定很美,他二话不说就翻出来穿给了我看…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
天空和大海,山川和河流,冰与火,世间万物都曾在我降生之时对我父王起誓,永远不能伤我一分毁我一毫,星辰把光芒送给我的双眼,大地会让我踏过的地方开满繁花,世间的所有事没有可能与否,只有我想不想。
以众神之王的名义。
听起来很玛丽苏…但是确实是这样,如果我在河边说,停下,河流,你不能进入大海,那它真的会倒流回源头之地,亲测有效…
我的每一件衣服,从各式各样的裙子到最小的手帕,花纹全都是顶级的裁缝的手工刺绣,每一个图案中都寄托着一个圣洁的希望,阿斯加德最好的雕塑师用金子雕刻了我的雕像,放在金宫外最耀眼的地方…
以上这些都是我父王和母后要求的…尽管我很困扰,但他们总是有股莫名的执着…
每一位教导我的老师都是最最忠诚,拥有无上智慧的神明,直到我去过中庭,和那些小朋友聊过天才知道,老师上课前是不需要给学生行礼的…
他们对我说过最多的话就是,贫穷和地位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公主…原来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







若干年后的跟帖

[狼3梗,自行避刀]


——
我的老爸以前只是个普通的滴滴司机,邋里邋遢,和一个坐轮椅的老爷爷一起生活。
我记得那时候,老爷爷每天都说,erik昨天说今天要回来看我,他回来没,每天都说,但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叫erik的老爷爷。
我已经记不清太多了,很多事跟着时间变得不清晰,甚至时常在恍惚间,我会记不清他们的脸。
但我记得,他们的梦想是,一艘逐日号。
现在他们有逐日号了,我做到了,买下了一艘那样的游艇,帮他们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梦想,那么我也希望作为礼尚往来,老爸也能实现我一个愿望。
我下个月要结婚了,没人把我送到新郎的手上,这可怎么行啊。
爸,至少在我梦里,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