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

【霜铁】实验室里的怪物(小甜饼一发完)

白定城:

*冰霜怪物洛基×科学家妮妮设定,人怪(?)情未了2333送给冬冬 @一点都不污的清水冬


*大概是今年威尼斯电影节那部《水形物语》的AU


*第一次写霜铁 但其实是很早以前就写好了的文,一直没有机会发上来



早晨六点五十分,起床。


七点过五分,洗漱完毕,煮早餐。


七点十五,准时出门。


七点半,到达地点,刷卡工作。


七点四十……该死。


正准备走向电梯的托尼猛地停下脚步。一件不同寻常的小事打破了他有规律的作息时间:他把制服外套忘在地下实验室了。


他叹了口气,加快脚步朝地下层走去。空气越发凉飕飕的,前进的通道昏暗,只亮着两排小灯。托尼走到一块标着“高危 非专业人士勿入”字样的门前,刷卡开门。


果不其然,他的工作外套就丢在实验室的靠背椅上,他前一天晚上离开时由于太过劳累,忘了带走。托尼迅速套上外套,因为他已经感到冷了:他很快就明白了这股冷气的来源。


位于实验室正前方的小门通向更深的地下,托尼之前从未到过那里。冷气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托尼盯着门看了一会儿,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犹豫,他推开门。里面空空荡荡,正中央有一个水池,闪着盈盈的光,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托尼摇摇头,正准备转身离开,这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一个人影突然从水池中央站起来。


托尼下了一跳,不由得后退几步。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诚然,他有着修长俊美的人类躯体,但是他的皮肤却泛着冰冷的蓝色,额头上有两只弯曲的犄角。他的脖子上套着铁链,手脚也被铁链束缚着,一股冷意从他身上扩散开来。


“你是谁?”一个优雅的,几乎是绅士一般的嗓音问道。


托尼并没有太惊慌:他常年在这儿工作,知道他们在做一些秘密计划。但是眼前的一切还是令他感觉很不真实,这个彬彬有礼的,半人半妖的家伙,无端地令他想起神话里的冰霜恶魔。


“你好。”托尼勉强地说。就这么走掉好像不太礼貌,于是他打了个招呼,对他微微一笑。


“我以前没在这里见过你。”蓝色的眼睛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托尼:“你是新来的?我能感觉到你和他们不一样。过来吧。”


托尼犹豫了一会儿,慢慢朝他走过去。男人从水池边俯下身子,握住他的一只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托尼摇摇头。


“我叫洛基。洛基.劳菲森。你叫什么名字?”


“托尼。”


“我喜欢这个。很高兴认识你,托尼。”他低头,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冰凉的嘴唇触到他的皮肤,却引起一片炙热。


“你……一直都在这里吗?”托尼小心翼翼地问。


洛基摇摇头:“我曾经生活在别的地方,直到被抓住。我猜想他们要研究我。”


“研究你?为什么?”


“让我想想,”洛基的唇角又勾起一丝笑容:“大概是因为我与众不同吧。”


的确十分不同。托尼对洛基发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往水池边靠了靠,甚至忘记注意危险。


“我会这个。看。”洛基摊开一只手,一朵冰花立刻绽放在他的手掌上。他把它插在托尼胸前的制服口袋里:“给,这是你的了。”


托尼惊异地看着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神奇,他简直无法想象:“天哪……谢谢。这真是……你太厉害了。”


“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洛基的笑容有点苦涩:“一般人都会惊慌躲开。”


“不,我觉得……”托尼摆摆手,“我不那么认为。我认为你与众不同。”


洛基看着他,冰蓝的眼睛微微闪烁了一下。


“上工时间到了。”他突然说,“那些人马上就要来了,你最好快点躲开。”


他不等托尼回话,握住他的手:“你还会来看我吗?”


托尼抿了抿嘴:“你开玩笑?当然会。”


“谢谢你。”洛基说。他看着他,眼神中的含义叫他猜不明白。


托尼总是趁着下工的时候偷偷溜到地下室,在那里等工作人员走空了再去见洛基。一开始他只是偶尔这么干,后来一个星期一次,不知不觉三天一次,到现在每天都要去探望他。


他们对彼此已经很熟悉了。洛基总是很欢迎他,给他变出各种各样的小花样。他们坐在水池边聊天,可以连着聊好几个小时,他发现他几乎什么都知道,远古的神话,神明之间的战争,那些他被抓以前的事,他总是对此津津乐道。但是他对现代生活却奇妙地一窍不通,托尼告诉他电炉子,煮早饭的煤气灶,泡澡的浴缸,一些奇奇怪怪的科研项目。他们都第一次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知己,惊异地发现他们之间如此贴合,如此心灵相通,具有天生的默契。托尼望着洛基,猛然发觉自己已经沉溺得十分深了。


“所以说,一边泡澡一边听收音机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洛基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在我们那里,音乐才不是从一个铁盒子里传出来。通常要有十二个乐师,十二个卫兵,十二个侍女……乐器有矮人锻造的金色风琴……”


“哎呀!”托尼猛地注意到时间:“十二点了!”


他冲到门前刷卡,却怎么也刷不开。门禁时间已经过了。


“天哪。”托尼垂头丧气的说。这不是他第一次弄错时间,洛基身上的魔力似乎能把一切都打破:他几年来每天严格遵守的时间表现在已经毫无作用了。


“我得等到天亮,他们才会开门。”


“这有什么?我很高兴能跟你呆整整一个晚上。”洛基说。


“我也很希望,但是,”托尼犹豫了一下:“我和你不一样,这里实在是……太冷了。我不可能撑得过呆上一整晚。”


洛基沉默了。


“对不起。”托尼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


“如果你觉得冷,为什么你不早点和我说?”


“……啊?”


“我以为……我以为你很适应我身上的温度……”洛基摆摆手:“你每次都靠我靠得那么近,我以为你感觉不到寒冷……”


“不。”托尼摇摇头。“不是感觉不到,只是因为和你呆着,付出一点代价也无所谓而已。”


洛基抬起眼睛。托尼惊讶地发现他的眼神又变了。


“过来。”他说。待托尼走近时,他拉住他的手,猛地把他拽入水池。


“……!”冰冷的水立刻包围了他,托尼浑身一颤。洛基在水下贴近他的身体,他感到寒冷就像一把利剑,几乎要刺穿他的心脏。


可是下一秒他被一双手臂环抱住,一个温热的东西贴着他的嘴,他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洛基的嘴唇。他靠在洛基怀里,仰起头,洛基缓缓地亲吻着他,一股暖流流过托尼的全身。


“这……”


“现在你应该不会再觉得冷了。”洛基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托尼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仍然在他怀里,四周环绕的水不再冰冷,而是像澡盆里一样热腾腾的。


“真神奇。”


“是啊,以前很少有人成功过。”洛基抱着他说:“这是上古冰霜巨人的魔法,非常难以实施。它只有一个条件,但是非常苛刻。”


“什么条件?”


“那就是,”那双眼睛盯着他,靠近托尼才发现那其实不是蓝色的,而是一种非常纯粹的绿色。


“使用魔法和被使用魔法的两个人必须相爱。”


托尼发现自己脸红了。



————————————————————————


“这么开心?”班纳推开文件:“以前从没听见你在上班的时候哼过歌。”


“是嘛。”


“大概是找到真爱了吧。”汉克心不在焉地接一句。


班纳若有所以地看着托尼,然而托尼只是笑了笑,端起咖啡杯。


“把那个文件递给我,班纳。危险生物控制委员会的人员需要再核实一下。”汉克说。班纳从文件堆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


“所以他们打算今天动手了吗?”


“是啊,早上他们和我说的。”汉克浏览着文件:“委员会似乎觉得,把这么一个生物长期留在城市的地下非常不安全。再说,本来他们就是想要研究他。估计这会儿已经在准备解剖室了。”


“真可惜,听说他还能用冰变出一朵花来呢。”


“是啊……”


砰地一声,托尼手里的水杯掉到地上,咖啡撒了一地。


“什么解剖?”他颤声问:“他们准备解剖谁?”


“你知道的啊,就是地下实验室关着的那个蓝色怪物嘛。”汉克说,“正好,帮我把文件递过去,解剖实验十分钟内就要开始了。”


托尼把椅子一推,不顾汉克和班纳惊异的眼神,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洛基!”他一路跑到地下室,“你在吗?”


蓝盈盈的水中没有半点回应。托尼回头一看,几个实验人员正站在一旁盯着他,洛基躺在他们身边的铁架台上,看上去毫无生气。


“把他放下!”托尼大声喊。


“你们不能这么做!他不是一个怪物!洛基,快点醒过来!快点——”


接着他感觉到腹部一阵疼痛,武装保护人员赶过来了,手里的枪对着他。


托尼倒在水泥地上,他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非常模糊,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但是他不在乎。


“洛基……快点——”


一瞬间地下室里像是掀起一阵风暴。托尼睁开眼睛,勉强看到面前的墙壁已经被蔓延的冰雪覆盖,冰柱拔地而起,所有人都惊慌失措。接着,一个温暖的怀抱把他抱起来。


托尼按住自己的腹部。“你有没有什么古老的魔法来阻止我流血?”他笑着说。


“对不起。”洛基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手指覆盖在伤口上面,那里立刻不痛了。


“你既然可以逃跑,为什么一开始不这么做?”


“一开始我不可以。我的力量没有这么强大。”洛基说,“想要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只有一个条件。”


“那就是我爱你。”


“下面是紧急新闻:昨日一不明生物从研究院逃出,专家呼吁市民保持警惕,不要随意出行。据研究人员称,该生物为蓝色皮肤,长角,请见到的市民立刻拨打热线电话,我们将立即……”


“无线电也没什么意思。”洛基撇撇嘴说。


“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托尼望着站在他床头优雅的黑发青年,一身绿色西服将他的身形衬托得修长挺拔:“你还能变成人的样子?”


“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好不好。”洛基说,“你能想象我披着蓝皮在街上乱窜?”


托尼看了一眼表:“七点了,该起床了。”


“别这么急嘛。”洛基的身体又压下来:“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呢。”


【END】


啊呀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对大长腿男神五感了的结果看了雷三……抖森我是你的了抖森

评论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