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

幽蓝恒河:

蛇&燕&蛇燕的一些原著向小捏他、伪考据以及小细节等

大家都知道的东西,比如父子梗之类的我就不再说了,这次说一些可能相对“冷”一点的梗,可能存在错误,欢迎指正~

【梦间集】当花吐症来袭(腐向多cp,恶搞欢脱向)

风凉的阿蝉:

Cp有 蛇燕、归秋、屠倚、曦孤


有其他贵乱or修罗场or拉郎出没。


这篇基本是在恶搞花吐症。


 


花吐症,日本传过来的梗,百度出


来的解释是,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0.


大家好,欢迎各位准时收看本期做梦新闻三十分,我是主持人玛丽·寻梦露·苏·遗世独立·非·偷渡失败·无·性征·剑。


 


头条新闻:据悉,最近一种名为“花吐症”的病毒自东瀛传来,变异后席卷昆仑、桃花岛、绝情谷、古墓等地,连最神秘阴森的剑冢也未能幸免。由于此种病毒变异后暂时未有造成死亡的例子,且未找到解决办法,相关单位的管控十分不严格,不良商贩已经着手收集贩卖患者所吐花瓣,广泛用于香薰、沐浴用品等产业,影响极其恶劣。本台强烈谴责不法商贩的行为,他们已经严重违反《武器法》,伤害了武器权与神兽权,特在此呼吁广大观众积极举报,为构建和谐梦间添砖加瓦。


 


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根据本台记者调查采访得知,此症本为暗恋者因思念郁结而口吐花瓣,只要与所爱之人接吻即可愈合,否则将在短时间内死去。然而不知道是否是本地气候风土与东瀛有别,花吐症在我们本土产生了变异,无论你有没有暗恋之人,都有口吐花瓣的可能,且不会在短时间内虚弱、死亡。经过大量的案例分析后,本台发现,变异花吐症的感染人群也并非全无门槛,只是标准从“你暗恋、喜欢某人”变成了“有人认为你暗恋、喜欢某人”,大大拓宽了可能人群。同时,这个标准受到了来自异次元不明能量的影响,该能量覆盖面极广,怨念顽固,致使本地无论男女老少人人都有极大可能感染花吐症。由于暂时没有感染者愿意告知记者他们是否已找过所爱之人接吻,本台暂时无法得知原花吐症的解决方式是否有效,欢迎患者踊跃试验,并将结果发送至本台官方邮箱,附送照片更佳。


 


 


 


1.


第一个染上花吐症的是九曲青丝。


 


然而他看了看左手刚咳出来的四片花瓣,又看了看右手还没吃完的半袋花瓣,他疑惑地将咳出来的花瓣又吞了回去。以前从未有过吃后反吐的现象,莫非这一袋花瓣有何不对劲?但是无论如何,绝情谷中人,不应浪费。


 


事情这样解决了,九曲青丝没有告诉任何人。


 


绝情谷今天也仍然非常平静。


 


2.


圣火令才是真正让众人意识到“花吐症”出现了的重要人物。


 


像这样:


 


圣火令:“屠龙小弟好久不见你有没有……噗咳咳咳呃,诶,这是什么东西?”


话才说到一半,圣火令就觉得喉咙痒得厉害,手捂着嘴猛咳,噗噗噗噗噗五片花瓣从他喉咙里弹出来,还沾着新鲜的口水。


屠龙刀看清他手上的东西后立马后退五步,两只眼盯着圣火令,左眼写着“变态”,右眼写着“恶心”。


 


圣火令无暇顾及屠龙刀的想法,他惊呆了,他来中原前看过老家艺人表演喷火,一度想学,最后以烧着头发告终,不了了之。今日怎么突然开窍,学会了喷花瓣?


 


倚天剑在山顶练(睡)剑(觉)完毕,刚一下来就看见这个情况,还以为是圣火令新学的什么把戏,未放在心上,很平常地跟圣火令打了个招呼。


圣火令当然马上就回了,这次也是同样的情况,话讲到一半,喉咙痒,噗噗噗噗噗五片花瓣被他吐出来。


 


倚天剑离得近,一时不察,即使退远了还是有口水飞溅到了他的毛领上。


幸好是可拆卸毛领,不用跟衣服一起洗。倚天剑冷静地想。


 


圣火令则是像个孩子,看着自己手里的花,大惊小怪地叫起来:“还是不同颜色的花呢,刚刚的是红的,现在就是白的了。好神奇!”


 


屠龙刀拉着倚天剑想赶紧走人:“你还欠我……呃,总之是欠我几十次切磋,我们去切磋比试一番……咳咳咳咳,卧槽这什么鬼!”


 


是的,屠龙刀也咳出了四片花瓣,没用手接着,全掉到了地上。


 


“传染病?”倚天剑很快冒出了这个念头,他直觉事情不大妙,淡定地说:“我去找金铃索来看一下。”


 


屠龙刀觉得喉咙痒,怕一开口又咳出花来,于是捂着嘴拼命点头。


 


论队伍里有个奶妈的重要性。


 


3.


倚天剑在集市上找到了金铃索和绿竹棒。绿竹棒嘴里塞得鼓鼓囊囊,手上也拿了不少东西,全是吃的,反观金铃索,清清爽爽,一点东西都没拿。


 


指望金铃索主动开口是不可能的,绿竹棒使劲把东西咽下去后拉着他快步走到倚天剑面前,问:“倚天,来找我和金铃儿?发生了什么事?”


 


倚天剑言简意赅的将事情说了,金铃索这次给反应了:“不要叫我金铃儿。倚天,你说的这个症状……我跟你去看看,才能确认情况。”他话语间似乎是已经有什么想法,但是还无法确认。


 


而圣火令和屠龙刀大眼瞪小眼,闲着没事干,一开口说话又要吐花瓣。屠龙刀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圣火令却闲不下来,中途溜去找白虹剑搭话,也是话到一半吐了花瓣,把白虹剑吓一大跳。那迦不知道从哪里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手上拿着一袋子花瓣,说:“原来这不是个例的。”圣火令惊讶道:“这都是你咳出来的花瓣吗?”


 


那迦摇了摇头。缠在他腰上的蛇缓缓移动,头从那迦肩上冒出来,吐着红信子。那迦亲昵地摸了摸蛇头,低声念了串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那蛇猛然张开血盆大口,之间从它嘴里迅速地喷出三片花瓣,那迦熟练地用袋子兜了起来。


 


圣火令的脸色变得跟他的异色瞳一样精彩纷呈了。


 


白虹剑则是若有所思。


 


金铃索和绿竹棒跟着倚天剑到的时候,圣火令也恰好回来了。


 


圣火令天性乐观,并没有因为会咳花瓣而受到什么致命打击,一见金铃索立马又乐了,热络地上去打招呼,金铃索冷冷地回了句“哦。”


 


圣火令转头就跟屠龙刀一脸严肃的表示:“这个金铃索是真的。”


 


绿竹棒脸上浮现一个很微妙的表情,他说:“难道你还见过假的金铃儿?”


 


金铃索没理他们,走到屠龙刀面前,再看了圣火令一眼,圣火令情商多高一人,自然飞快解读出了讯息,乖乖也走到金铃索面前。


 


大约是古墓里常年缺乏光合作用,仅剩的钙片都给银缕拂尘和冰魄银针吃了,金铃索和他好几个师兄弟都个子娇小玲珑,怎么喝牛奶也补不回来。金铃索仰着脖子看了屠龙和圣火一会儿,觉得很不爽。他说:“你们两个,蹲下来点。张开嘴,我看看你们口腔情况。”


 


任何世界通用的真理,听奶妈的话。所以两个大男人乖乖蹲下来张开嘴等奶妈定夺。


 


幸好金铃索也是个讲效率的人,很快就看完了,并下达指示:“你们现在重复一遍第一次吐出花瓣时的话。”


 


屠龙刀还想把戏演全套,跑去拉着倚天剑,要求还原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调每一个标点符号每一个眼神动作,倚天剑没有像嫌弃圣火令那样飞快地退开,站在那里十分配合屠龙,眼睛一直盯着屠龙的脸色。他眼疾手快,在屠龙要咳出花的瞬间扯屠龙脖子上的红围脖兜住了花瓣,但是太不温柔,直接捂住了屠龙的口鼻,害的屠龙差点窒息而亡。


 


不,刀是不会窒息的。


 


圣火令由于每次咳出来的花瓣不一样,不得不把每一次的话都说了一遍。


 


他还感叹呢:“为什么我是五片花瓣,屠龙是四片,那迦的蛇是三片?”


 


金铃索冷静地下了结论。


 


“是花吐症。”


 


见众人都茫然不解,他才不得不解释:“我以前翻的书上有记载,这种病症源出于东瀛,一个人若是有暗恋的对象,由于心中的恋慕之情无法表达,郁积在心中,就会得上这种说话时咳嗽咳出花瓣的病症,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与所爱之人接吻即可。”


 


屠龙下意识地往倚天那边看去,倚天刚想开口问个什么问题,也突然剧烈地咳嗽,咳出了四片花瓣。


 


实际上由于已然笃定所以对于他们二人暗恋的问题绿竹棒一点也不感兴趣,他指着圣火令兴致勃勃地问:“那圣火令这样算什么,见了谁都咳,花瓣还不一样,他同时喜欢那么多人?”


 


金铃索才慢悠悠地说:“但是,这个病症的很多特征已经跟书上说的不一样了,有可能是病毒变异了,表现形态不同。原来的花吐症每咳出一次花瓣,患者的生命力就会流失一部分,但看圣火令活蹦乱跳的样子,显然一点影响也没有。所以,也许这次的吐花,跟暗恋不暗恋的并无联系,甚至于可以传染到蛇这类动物。”


 


“哇金铃儿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崩人设了!”


 


“闭嘴!咳咳咳……”金铃索也咳出了三片花瓣。


 


幸好结论先说了。金铃索这么想着。


 


得到解答的圣火令赶紧跑去把这个解释告诉给白虹那边。


 


一传十十传百,和花吐症一样蔓延开来的是金铃索关于花吐症的解释,这样相当大程度减少了患者的恐慌,让他们把此事当做感冒喝水一样的常事。


 


然而,有些人仍旧保有理智,没有被轻易忽悠过去。


 


当天晚上入睡前,倚天把屠龙喊去小树林说事,金铃索已经陷入黑甜,绿竹棒悄悄睁开眼,在跟与不跟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闭眼装睡。


 


大半夜孤男寡男的跑出去谈话,估计不是啥正事,听了反而长针眼。绿竹棒安心地睡了。


 


倚天剑问:“你当时为何要看我。”


“哈?什么,什么看你,你在说什么啊?”屠龙刀不明所以。


“哦,那没什么。”倚天剑表情如常地说,随即就开始用念散文诗般的语气平静讲起关于战斗中念技能语音时万一咳出花瓣该如何解决的技术性难题。


 


 


4.


十分遗憾,由于技术有限,人员接触速度优先,主角队的情报暂时未能传至遥远寒冷的昆仑山。


 


因此,当飞燕刚念完一句“尊上”就咳出四片花瓣的时候,他和灵蛇都懵了。


 


灵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飞燕被下了什么毒。


 


哪个用毒的胆大包天敢在他的地盘对飞燕下手?灵蛇眼中涌起浓烈的杀意。


他说:“飞燕,你最近……噗咳咳……”他也咳出了花瓣,五片。


 


于是英明神武的灵蛇尊上否定掉了是毒药的可能性。他的身体早已百毒不侵,世上绝无毒药能够在他身上起效。


 


好在灵蛇除了抓魍魉试药外,还有一大爱好是看书,府中藏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书。


 


生怕这种吐花的莫名症状会影响都飞燕和他的安全,灵蛇泡在藏书阁整整两天两夜,终于让他找到了记载有类似症状的书。


 


飞燕端着吃食与茶水进去时,看到他家灵蛇尊上正将一本书塞回书架。


 


“尊上?”他轻声问道。


 


灵蛇尚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满脑子“恋慕之人”转圈圈齐唱哈利路亚,一时未能察觉飞燕的到来,被他的声音惊得一个激灵,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还好,不是脸着地。飞燕还从来没见过灵蛇如此惊惶失态的样子,连忙赶上去扶起灵蛇。


 


“尊上可是太久未进米水,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再查吧,我这两天虽然也还会咳花瓣,但身体并没有其他异样,应该不打紧,料想尊上也是如此?”


 


“嗯。”灵蛇闷闷地回答。


 


飞燕的脸就在眼前,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与恋慕之人接吻即可痊愈……吗。


 


灵蛇说:“飞燕,你靠过来一点。”


 


飞燕疑惑地“嗯?”了一声,但是很爽快地执行了灵蛇尊上的命令,与灵蛇靠的更近了几分,几乎要鼻尖相抵,只见灵蛇如同蛇类捕猎一般,飞快地伸头用嘴唇轻擦对方的唇,随即又若无其事地坐直来。


 


下意识地用手轻抚上自己的嘴唇,飞燕呆呆地望着灵蛇,丧失了思考和语言的能力。灵蛇眼神飘忽:“本尊方才看到书上所载的治愈方法,权当一试,你莫要多想。”


 


飞燕点头。其实以他现在的状态,压根就没有理解灵蛇在说什么。


 


他失魂落魄地出去散心,灵蛇说还要在藏书阁再找找线索。


 


落单的飞燕就碰上了闲逛的圣火令。


 


毕竟昆仑再大也只有这么大,想要偶遇还不容易吗?


 


圣火令热情地打招呼。


 


飞燕没精打采地开口,一张嘴就咳出四片花瓣。


 


他有点尴尬。


 


圣火令笑嘻嘻地说:“哎呀,你也染上了这个,叫什么花吐症的。”


 


飞燕神思回笼:“你知道?”


 


圣火令眨巴眨巴他那双好看的眼睛,说道:“对呀,我也得了这个。金铃索说这叫花吐症,心有恋慕而不得之人就会感染上,治愈的方法是和恋慕之人接吻……”


 


飞燕满脸通红,热得冒蒸汽,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不等圣火令说完,他略一提气,用上轻功往回奔,霎时不见人影。敏捷度点满的飞燕,哪是圣火令能跟得上的。


 


所以圣火令在昆仑萧瑟的风中把后半句:“不过现在我们染上的这种花吐症好像和本来的不一样”给活生生咽下去了。


 


飞燕他今天真是奇怪啊。圣火令想着,又咳出五片少女心满满的粉色小花瓣,仿佛是要印证并补充说明他的结论似的。


 


5.


由于花吐症,玉箫已经很长时间没办法完整吹完一首曲子了。


 


桃花岛的桃花够多的了,并不需要我咳出来的这么一点儿。玉箫忧郁地想。


 


虎头金刀冒出来说:“你能喷出桃花,好厉害啊!”


 


哪来的傻小子,真烦。“分水峨眉刺,把他给我拉走。”玉箫喊道。


 


分水峨眉刺额头冒汗地跑过来,愁眉苦脸地说:“小虎,你咳的草籽都生根发芽,长得好快,我除不干净!”


 


从遥远北疆大草原带来的原生草籽,落到桃花岛的土壤,长势喜人。


 


太喜人了。


 


玉箫看着面临生物入侵危机的桃花岛,更加忧郁。


 


由于他太忧郁了,连偷偷摸摸从他面前晃过去咳了一地带毒汁花瓣的毒龙银鞭他都没发现。等他发现的时候,他院子里的桃花树根已经被杀伤力强大的毒花瓣给腐蚀掉了。


 


靠,欺负奶妈算什么好dps!


 


6


不不不不,没人敢欺负您老。


 


无剑抱着玉箫大奶的大腿如是说。


 


 


7.


洛阳扇觉得喉咙痒痒的。


 


他打了个喷嚏,用扇子拦住口鼻。


 


“国色天香”四个大字上现在正点缀着三片花瓣。


 


密宗金轮路过,也打了个喷嚏,喷出了三片花瓣,由于太小,没被注意到。他看了眼刘海骚包的洛阳扇,又看了看他扇子上的花瓣,认定了是花粉过敏。


 


他说:“你到中原怎么越来越娘炮了,还搞这些花瓣?”


 


洛阳扇镇定地说:“我养花,中原有品位的人都会养花。”


 


密宗金轮显然不信:“就你,自己都养不好,还养花?你说说你养的什么花?”


 


显然洛阳扇对中原文化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连他扇子上的字他都是不久前才搞明白的,就是说人很好看的意思。他自认为自己完全当得上这个词的意思,也就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还是会看着他的扇子窃窃私语了。也由于这个词,他知道了中原相当有名气的一种花,也是他知道的唯一的能跟中原文化品位搭得上边的花。


 


“牡丹!”他信誓旦旦地说。


 


很不错了,发音标准。


 


 


8.


玄铁重剑以前偶尔会被神雕扇翅膀时散落的细碎绒毛呛到。


 


有时候他能咳出一个小毛团。


 


然而这次他咳出了五片花瓣。


 


他神情凝重凝重地看向神雕:“雕兄,你实话实说,是不是上哪儿采花去了?”


 


神雕说:“百八十年没去打过那个不划算的花本了,哪给你采花去。”


 


说完还翻了个白眼。


 


木剑也咳出了花瓣。


 


玄铁重剑问:“你咳出了几片?”


 


木剑捏碎了花瓣,冷漠地说:“我没实装,不要问我。”


 


 


9.


九曲青丝亲眼目睹淑女剑边喝酒边吐花瓣,不一会儿,桌上已经吐了一小山堆的花瓣。


 


原来,不止是吃花瓣会吐花,喝酒也会吗。理解错误的九曲青丝在误解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0.


在为师弟们答疑解惑早课内容的时候,归一突然捂着嘴巴咳嗽起来,等他咳完,手上有五片花瓣。


 


机灵的师弟立马恭维归一:“师兄这是唾珠咳玉,唾珠咳玉啊!真是讲的太精彩了!”


归一想说点什么,一个师妹在众人附和称赞中大声讲出了自己的疑问:“可是师兄吐出来的不是珠也不是玉啊?”


 


另一个师弟说:“……天,天花乱坠?”


“那是佛教的典故。”


“呃,舌灿莲花?”


“那还是佛教的典故。”


 


众人叽叽喳喳,归一性子好,说了几句想让他们回归到正常的学习讨论,毫无成效,根本压制不住他们的激动。


 


一个一直沉默不语没有发言的师妹这时候才说:“归一师兄,你这是花吐症,我听外边的人说了。”


 


“还有这种病吗?”


“胡说,归一师兄那么帅,怎么可能得病。”


“帅跟得病有关系吗喂喂!”


“没听过这个名字呀,小师妹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我想得金吐症,吐金子,装满整个房间的金子!”


“呔,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清晰寡欲~”


“感觉好浪漫哦我也想跟归一师兄得同款花吐症。”


 


众人叽叽喳喳更甚。归一挫败地扶额,放弃管教。


 


就在他叹气之后不久,世界突然寂静了。


 


一个温雅朗润语带笑意的声音说:“众位师弟师妹继续呀,让我来听听你们不顾你们归一师兄的劝阻,执意要继续谈论的话题是什么,有多重要,怎么看到我就突然停了呢。”


 


鸦雀无声。


 


师弟师妹纷纷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归一。


 


归一不舍得他们被教训,笑着跟秋水剑打招呼:“师兄,早。我刚才是让他们先自由讨论一会儿呢,没什么事的。”


 


秋水对这个师弟也很无奈:“师弟,你不能太惯着他们。”话音刚落,他皱起了眉,觉得喉咙痒得不寻常,忍不住咳了一下,也咳出四片花瓣来。


 


他愕然,归一赶紧给他看了眼自己刚才咳出来的花,小声说:“师兄,这可能是什么传染病,我们要不去找真武剑前辈问问?”


 


他们结伴走后,那个说出这是花吐症的小师妹眼里闪着不同寻常的光,她喃喃自语:“莫非他们都暗恋着什么人,或者是,他们其实暗恋的是……”


 


 


11.


古墓里通风透气做的再好,毕竟也比不得在地面上。


 


因此,最近古墓内弥漫着十分浓郁的花香,久久难散,那是很多种花的花香混在一起的复杂味道。


 


“不好啦,花太多太香御蜂醉晕过去了!”


 


 


12.


孤剑吐出五片花瓣。


 


他皱着眉说:“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曦月刀也没见过这阵仗,愣了一会儿才回答:“情花茶。别那么看我,我保证就是普普通通的情花茶。”


 


曦月刀的保证,显然不能让孤剑打消疑虑。


 


他又想到,可能是魍魉的阴谋。


 


但是让人吐出花瓣,这算哪门子的阴谋?


 


曦月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花吐症。”


 


“什么?”


 


“就是这几天流行开来的,淑女君子他们都在说呢,我刚一时没联想起来,其实见你之前我也咳出了几片花瓣呢。这叫花吐症。嗯,我想想具体解释啊……”曦月刀在一开始就已经完全想起关于花吐症的种种,但他不想那么快告诉孤剑。


 


孤剑有点不安地抱着手臂,对于曦月的态度虽然不满,也不好催他。


 


曦月却满带笑意地看着孤剑,得寸进尺:“我也不是免费的百科大全,你要是想得到情报,是不是需要付出点什么代价?”说到最后,语气压得低沉沙哑,显得分外暧昧。


 


如果说孤剑怕一件事,那么就是怕被曦月刀带着节奏入他的圈套。


 


“不说就不说好了,我去问他们。”情花茶没让孤剑的智商降为负数,他起身要走,手被曦月拉住了。


 


曦月老神在在:“不是我吓你,以你的薄脸皮,真的不怕别人说了花吐症的事宜,你会羞得几天不敢见人?”


 


孤剑斜睨了他一眼,知道他又在筹划着什么,他尽量平静地说:“你要说便说,不用逗我。”


 


曦月笑了一下。


 


“你不信?那我先给你示范一下治愈方法?”


 


曦月刀站起来,拉着孤剑的手,就将孤剑拉到自己的怀里。


 


……


 


不多时,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憋气到脸色红得不正常的孤剑终于成功推开曦月刀,柔顺的长发都有点炸毛了:“你在做什么!”


 


曦月刀笑着解释:“花吐症是说,心里有喜欢的人,若是无法表达出来,就很容易得上这种病,会从喉咙里吐出花瓣,短时间内会耗尽生命而死,唯一的治愈方式,只有——和喜欢的人接吻。”


 


孤剑最讨厌他这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笃定模样,好像他只是被完全掌握了的玩具,任凭摆弄,因而咬着牙道:“且不提我并无恋慕对象,你又怎敢判定我喜欢的人,是你?”


 


曦月叹了口气:“我是不知道,我也没法读你的心。”


 


他接着说:“但是,至少我可以痊愈了呀。”


 


“所以”,曦月含笑看着孤剑,“你想痊愈呢,还是不想呢?”


 


 


 


 


 


END

门氏选手摔倒在起跑线上并决定躺着休息一会儿:

直播时摸的真武爹【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五花. jpg

在不断地摸索新的画法,虽然痛苦但也很有趣_(:3

于是我完美地直播了使一个画面变得脏乱差的全过程(日哦到底为什么越画越脏(ntm


M.WEN.asfuh9U:

【腐向注意!!!!】
【没有袭胸!!!!真的没有!!!!】
ooc了

但我忍不住要做回搞笑艺人

——————————————————

金铃: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凶海:

深夜半小时 画到柱子的时候笔压又没了……于是就先这样了

我幽子今天就要渣瞎你的眼睛:

我憋不住了我要来刷一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博人传第20集,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你说得都对
顺便字幕组你的断句呢?
[众女生都喜欢佐助,我也一样]